日本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,既有提振经济、刺激需求的原因,也有高额政府债务难以承受利率上升的顾虑

日本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,既有提振经济、刺激需求的原因,也有高额政府债务难以承受利率上升的顾虑
日本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,既有提振经济、刺激需求的原因,也有高额政府债务难以承受利率上升的顾虑。但是在日美利率差扩大的背景下,日元正在持续贬值,日本还面临物价上涨、贸易条件恶化、股市和国债市场波动加大等后果。6月17日,日本银行(央行)决定维持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之后,日元汇率继续下跌。6月21日,日元对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美元兑换136日元的水平,刷新自1998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。在应对全球性通货膨胀的加息浪潮中,日本独树一帜维持着负利率政策,这其中既有提振经济、刺激需求的原因,也有高额政府债务难以承受利率上升的顾虑。不加息的多重考量受疫情反复和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的双重影响,能源和粮食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,全球通胀高企。多国央行加快收紧货币政策,进入加息轨道。美联储在3月和5月将基准利率分别上调25个基点和50个基点之后,6月又宣布加息75个基点。欧洲央行确定将在7月加息25个基点,并视情况在9月再次加息。在此情况下,日本银行仍然保持不加息的强硬姿态,维持将长期利率降至约0%、短期利率降至-0.1%的以长短期利率操作为核心的货币宽松政策,并决定在每个交易日实施以固定利率无限量买入国债的市场操作,以确保实现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。日本银行之所以采取与美欧货币政策背道而驰的做法,主要基于以下几点考量。第一,疫情冲击下日本经济复苏缓慢。6月8日,日本内阁府公布2022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(GDP)统计数据(二次速报值),实际GDP季节调整值为538.76万亿日元,较疫情前的2019年第四季度541.79万亿日元仍有差距,说明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。在地缘政治局势紧张、全球经济减速预期增强的情况下,日本经济复苏面临着严重的不确定性。如果调转货币政策方向,紧缩货币政策,可能会打击经济整体活力甚至陷入经济衰退。第二,需求不足制约经济增长,通胀目标实现但并未创造良性循环。根据日本内阁府6月6日公布的测算数据,用于表示日本经济需求与潜在供给之差的供需缺口2022年第一季度为-3.7%,存在约21万亿日元的需求不足。这是供需缺口连续10个季度为负值,表明总需求持续在潜在总供给下方徘徊。虽然4月日本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2.1%,自2015年3月以来首次达到日本银行设定的2%通胀目标,但这主要是成本上升所致,并没有带来日本银行期望的工资协同上涨的良性循环。因此,日本银行仍需要超宽松货币政策托底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,刺激需求增加,带动就业环境改善和工资上涨。第三,高额政府债务难以承受利率上升的压力。截至2022年3月末,日本政府长期债务余额增至1017.11万亿日元,首次突破1000万亿日元。而包括中央政府、地方政府和社会保障基金在内的一般政府债务余额与GDP之比,在2021年已经达到256.9%,在主要发达国家中为最高,接近美国(133.3%)的两倍。庞大的政府债务意味着利率微调将对利息支出产生重大影响,加剧财政危机。据日本财务省预测,利率上升1%将使日本国债还本付息支出在2025财年增加3.7万亿日元。触发多重经济后果对日本政府来说,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后果之一便是日美两国之间的利率差迅速扩大,外汇市场上抛售日元购买美元的趋势增强。这不仅导致日元持续贬值,还引发多重经济后果。第一,物价上涨压迫企业和居民生活。根据日本银行6月10日公布的物价指数数据,5月进口物价指数同比上涨43.3%。其中,体现能源和原材料等价格上涨的按合同货币计价的涨幅为26.3%,剩余17%被认为是由日元贬值引起的。进口价格上升推高日本国内物价,有调查数据显示,今年涨价的日本食品预计突破1万种。第二,贸易条件恶化致使国内收入流出海外。截至2022年5月,日本对外贸易连续10个月呈现逆差,5月逆差额达到2.38万亿日元,仅次于2014年1月的2.80万亿日元,创单月历史次高。由于进口价格上涨幅度显著超过出口价格上涨幅度,日本贸易条件迅速恶化,造成国内收入向海外流出。据日本内阁府统计,2022年第一季度,考虑贸易条件变化因素的实际国内收入总值(GDI)为527.22万亿日元,与没有体现贸易条件恶化的实际GDP(538.76万亿日元)相比,相当于超过11.5万亿日元的收入流向海外,流出额创有可比数据的1980年以来最高值。第三,股市和国债市场波动加大。随着日元汇率持续下跌的影响向股市和债市传导,日股遭遇大量抛售。6月20日,日经平均指数跌至25644.34点,创3个月以来的最低值。同时,在全球央行加息的大趋势下,海外投资者押注日本银行最终将不得不调转货币政策、放弃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,因此大量做空日本国债,导致日债抛售压力也在不断加大。尽管日本银行实施固定利率无限量购债操作以抑制收益率上升,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然多次突破0.25%的目标上限,并在6月15日两次触发大阪交易所熔断机制。目前,对于日本银行坚持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的做法,日本国内的批评声音日益高涨,认为应该及时修正货币政策的意见也在不断增加。无论日本货币政策往哪个方向推进,日本央行都将面临巨大压力。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剧,日本经济复苏动力不足的情况下,日本未来经济走势也难言乐观。(作者李清如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)责编:夏丽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