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近平同志:很对不起,‘序’交稿迟了

“近平同志:很对不起,‘序’交稿迟了
“近平同志:很对不起,‘序’交稿迟了。原因是我到陕甘宁去了一个月,还经过你的老家。此文能否用?用了有那(哪)些地方要改动,均请你大力斧正,不用客气……”项南写给习近平的亲笔信。(图源:《甘肃日报》)这是1992年老革命家项南给习近平写的一封亲笔信。他在信中提到的“序”,是他为习近平《摆脱贫困》一书所作。项南长习近平35岁,两人是“忘年交”。1985年,习近平从河北正定南下,履新厦门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。当时项南任福建省委书记。一有机会,习近平就向项南请教问题,把他当作“可以就教的良师”“值得尊敬的长者”。30岁出头的习近平给项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项南(图源:网络)“近平真是个人才啊,后生可畏。你别看他年纪轻轻,但阅历很丰富,很有工作经验。他十几岁就到陕北插队,入了党,当了大队支部书记……他在正定县工作非常出色,表现非常突出,得到了组织的高度认可。”项南跟同事聊到习近平时评价,“很正直,很厚道,又很有理想,有坚定的信念。将来一定是前途无量啊。”入闽不久,习近平就被委以重任。1988年6月,组织安排习近平到宁德当地委书记,让他用特区的闯劲、特区的精神,“冲一冲,把宁德带起来”。1988年至1990年,习近平任中共宁德地委书记。(图源:《摆脱贫困》)宁德是偏远闭塞的山区,没电、没路、没钱,9个县里有6个是贫困县,跟经济特区厦门没法比。落后到什么程度?当时宁德下党乡的老百姓一辈子没看过电影,放映队头回去播《上甘岭》,有村民以为是真的,拿着筐到处找弹壳;吵起架来,常有村民放话说“我还怕你啊,我连圩上都去过!”意思就是我去赶过集,见过大世面。经济全省倒数,发展底气不足,当时的宁德干部总是“见人矮半截”,连到省里开会,都习惯性地坐最后一排,不敢大声说话。扶贫先扶志。在习近平看来,我们不能输在精神上,人穷志不穷。他上任后,去省里开会总坐第一排,争着第一个发言。1989年2月,习近平出席宁德地区林业工作会议。(图源:央视)2年间,习近平几乎走遍宁德所有乡镇,不断探索“弱鸟先飞”的路子。他提出,弱鸟可望先飞,至贫可能先富,但能否实现“先飞”、“先富”,首先要看我们头脑里有无这种意识。习近平还勤于笔耕。离开闽东后,他在宁德工作期间的29篇讲话和文章结集出版,取名《摆脱贫困》,特地邀请老领导项南作序。当时项南已经卸下省委书记的担子,但他还挂念着“老少边穷”,创办了中国扶贫基金会,积极投身扶贫事业。序言中,项南写道:“近平同志有些想法,是想得很深、很细的。如提倡‘滴水穿石’的精神,‘弱鸟先飞’的意识等,目的都是为了发扬人的首创精神,不畏艰难的精神,为了力戒形式主义,不搞花架子,真正把心贴在人民身上。”《摆脱贫困》(图源:网络)1992年7月,《摆脱贫困》正式出版,这是习近平第一部个人著作。小册子不厚,但项南评价很高。一次,曾在福建工作的一名同事到北京看望项南,谈话间,项老问:有没有读过《摆脱贫困》?这本书值得读,现在社会上有的人喜欢讲大话、空话,这本书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,非常难得。1994年秋,项南回到闽西老家,还把这本书作为特殊的礼物送给家乡的领导干部。当年,习近平离开宁德到福州赴任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一篇写闽东脱离贫困线的报道。项南看到后,高兴地给习近平打电话,把这条消息告诉他。习近平却没有丝毫轻松之感:“相距于我们的理想,相距于我们的目标,相距于真正意义上的‘脱贫’,‘脱离贫困线’只能说是起步。”事后项南感慨:“近平同志对自己的工作是严要求、高标准的。”1997年11月10日,习近平在北京看望项南。那天,项南西装革履、精神矍铄,还参加了2场与扶贫基金会有关的接待活动。见到习近平,老人谈兴不减,跟这位“好后生”聊了1个多小时,听他介绍福建的情况。习近平临走出门,项南一直送到电梯口。当晚10点半,项南与世长辞。此次相见,竟成了这对“忘年交”的最后一面。文/钟祺编辑/绫波配音/静玄海报/少鹏资料来源/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《摆脱贫困》、《习近平在宁德》、《习近平在福建》、《项南传》等来源: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责编:夏丽娟、刘素素